阿璐璐—在线躺尸

小孩儿,余生还请多多指教

有没有小可爱想要黑暗故事,山海,相思南风的,可以私聊,价钱可以商量,基本全新,要退圈了,想转出去


我求你了,弟弟,下次走红毯之前咱能不换衣服了吗?!长得好看也不能天天白衬衫啊

六元啊,长大了,变得更帅了,但是这件衣服是真的皮啊,咱能学学隔壁磊磊穿个正装,做个安安静静的小王子不好吗?

喜欢上磊磊和六元是什么时候呢?不记得了。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个少年一下子就长大了。


六元的齐刘海被梳上去了,从隔壁的傻小子长成了现在的样子,磊磊的婴儿肥也逐渐下去了,变成了现在的大美人儿。


前几天看到网上吐槽六元的日常简直一个旅游博主,从日本到云南,从德国到冰岛。就突然也想让磊磊也能过上这种生活,不用担心未来,不用拘泥于过往,拉起箱子去远行。累了就回到家里,远远的会看到暖色的光,和门口路灯下的那个温柔笑着看向他的六元。


我不懂娱乐圈,我也不懂这两个少年之间存在什么竞争,不懂他们过往的熟络与疏离,我只希望多年后,不论他们是否娶妻生子,是否功成名就,还能回忆起当年连平八把的默契,和少年相视一笑的天真。


邪簇和昊磊双担

有cp洁癖的小盆友们可以取关了

不定期诈尸,指不定哪天就退圈了@( ̄- ̄)@


刘昊然在明星大侦探里是不是常驻嘉宾,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他和三石铜矿上节目了╭(°A°`)╮


发现我真是爱死了这种少年意气风发的感觉了。以及p3只是一个意外,在军事理论课上差点笑出声,哈哈哈

突然发现我爱的那些cp,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结局,无论是邪簇还是昊磊,他们可能再也不会铜矿,可能再无交集,可能不会像我想象的那样耳鬓厮磨,互诉衷肠,但我还是放不下,我希望有那么一个世界,在那个世界里有一切。

推荐日剧《unnatural》十元小姐姐今天也是美美哒,疯狂在年下组和法医组里跳来跳去,不知所措。

看第七集家远路迢迢里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黎簇,沙漠里死去的那些人的灵魂由流动的海子带回了家,活着走出沙漠的黎簇却再也找不到家了。

一生

  好累啊,黎簇迷迷糊糊的想着,墓室里很暗,失血过多带来的疲惫感一点点侵蚀着他的意识。

  他下斗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折在这里,就什么都没嘱咐,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遗嘱早就锁在自己店里的保险柜里,自己没回去,就会有伙计去处理后事的。

  那份遗嘱立了好几年了,准确来说是从自己真正掌握了小沧浪的医馆那年,自己有了点积蓄就想着弥补那些年的遗憾。遗嘱里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好哥,自己欠他的太多了,只能用这点钱去偿还了,但想来好哥自有霍道夫养着,哪用得上自己。苏万就更不用自己担心,有黑爷护着,这小子只差横着走了。真好啊,因为自己他们遭受的不幸终于一点点被抚平了。

   血流的很多了,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,又好像只有一瞬,他却想了很多很多。

   他想着沈琼,不,是汪小媛,他总是会不自觉的喊她沈琼,想着她的笑,想她给自己的蛋糕烤肉,想她死去时的笑容。

   他想起了苏难,想起在沙漠里她把刀横在自己脖子上,想起她喊自己小屁孩儿,想起她把自己丢下楼。

    汪家的女人真狠啊,黎簇笑了笑,苦涩又温柔。

    他还想起了那片沙海和那个人,我叫吴邪,一句话十三天,就搭上了一生。

    想他干什么,黎簇自嘲的笑了笑,人家小日子过得好好的,哪还想的起自己这个棋子。但心还是顿顿的疼。

     他想着自己死了,尸体该怎么处理,现在不流行土葬了,自己得罪的人也不少,万一有哪个想不开的掘了自己的墓就不好了。

   海葬风葬也不好,国家大气污染,水污染都不轻,自己一辈子没做过什么为国为民的事儿,死了就不给国家添负担了。不如就将骨灰洒在沙漠里好了,自己这辈子从沙漠开始到沙漠结束也挺好的。

   意识一点点模糊了,但脑子里那个人的脸反而更加清晰了,吴邪,我好想你,这是他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想法。

   黎簇的葬礼很盛大,也很寂寥,偌大的场地里,只有几个心腹手下,和苏万杨好,当年的少年郎再度重逢,却终究是阴阳两隔。

    杨好抱着黎簇的遗嘱呆呆的站着,自己恨过黎簇,但更恨自己,恨自己的无能,保护不了奶奶,也没能护得了苏万黎簇,自己不配黎簇的那声好哥。他想朝黎簇喊自己不需要这笔钱,他只想黎簇回来,他们的账还没算清呢!可是黎簇终究变成了一副黑白像,照片是苏万给的,那时的黎簇还只有十八岁,还是个中二小鬼,他们都还年少轻狂。

   他们没人通知吴邪,但在黎簇被推进火化炉之前,那个男人还是冲了进来,没人拦得住他,男人的眼睛通红,衣衫凌乱,哪里还有吴小佛爷的样子。

   吴邪抱起黎簇的尸体,跌跌撞撞的往外走,却被苏万拦住了。

  “放过他吧,吴邪,你放过他吧,鸭梨已经够苦的了,你放过他,让他安心的走吧”

   “他是我的!他这辈子,这个人都是我的!他死也只能躺在吴家的祖坟里!”吴邪疯狂的嘶吼着,他来的太晚了,他好像一直再迟到,无论是古潼京还是汪家,最后一次他彻底失去了挚爱。

   “这个给你”杨好递给吴邪一封信。

    “好哥…”苏万不赞同的叫了一声,却得到杨好的一个安抚的眼神。

     “这是黎簇丢在垃圾桶里的,没来的及处理,就被我们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 吴邪颤抖着双手打开,上面只有一句话,“吴邪,你等他十年,我等你一生。”

   “黎簇想葬在沙漠里…”杨好突然说道。

    “好,黎簇,我们去古潼京,我们回家了,黎簇…”吴邪痴痴的笑着看向怀里的小孩儿,轻轻的吻在了黎簇的脸上。

   黎簇曾经想等吴邪一生,只可惜他的一生太短,甚至不到十年。

   吴邪却说,我能等张起灵十年,也能等你一生,你的一生太短没关系,我来等你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