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里巫祝

小孩儿,余生还请多多指教

推荐日剧《unnatural》十元小姐姐今天也是美美哒,疯狂在年下组和法医组里跳来跳去,不知所措。

看第七集家远路迢迢里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黎簇,沙漠里死去的那些人的灵魂由流动的海子带回了家,活着走出沙漠的黎簇却再也找不到家了。

一生

  好累啊,黎簇迷迷糊糊的想着,墓室里很暗,失血过多带来的疲惫感一点点侵蚀着他的意识。

  他下斗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折在这里,就什么都没嘱咐,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遗嘱早就锁在自己店里的保险柜里,自己没回去,就会有伙计去处理后事的。

  那份遗嘱立了好几年了,准确来说是从自己真正掌握了小沧浪的医馆那年,自己有了点积蓄就想着弥补那些年的遗憾。遗嘱里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好哥,自己欠他的太多了,只能用这点钱去偿还了,但想来好哥自有霍道夫养着,哪用得上自己。苏万就更不用自己担心,有黑爷护着,这小子只差横着走了。真好啊,因为自己他们遭受的不幸终于一点点被抚平了。

   血流的很多了,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,又好像只有一瞬,他却想了很多很多。

   他想着沈琼,不,是汪小媛,他总是会不自觉的喊她沈琼,想着她的笑,想她给自己的蛋糕烤肉,想她死去时的笑容。

   他想起了苏难,想起在沙漠里她把刀横在自己脖子上,想起她喊自己小屁孩儿,想起她把自己丢下楼。

    汪家的女人真狠啊,黎簇笑了笑,苦涩又温柔。

    他还想起了那片沙海和那个人,我叫吴邪,一句话十三天,就搭上了一生。

    想他干什么,黎簇自嘲的笑了笑,人家小日子过得好好的,哪还想的起自己这个棋子。但心还是顿顿的疼。

     他想着自己死了,尸体该怎么处理,现在不流行土葬了,自己得罪的人也不少,万一有哪个想不开的掘了自己的墓就不好了。

   海葬风葬也不好,国家大气污染,水污染都不轻,自己一辈子没做过什么为国为民的事儿,死了就不给国家添负担了。不如就将骨灰洒在沙漠里好了,自己这辈子从沙漠开始到沙漠结束也挺好的。

   意识一点点模糊了,但脑子里那个人的脸反而更加清晰了,吴邪,我好想你,这是他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想法。

   黎簇的葬礼很盛大,也很寂寥,偌大的场地里,只有几个心腹手下,和苏万杨好,当年的少年郎再度重逢,却终究是阴阳两隔。

    杨好抱着黎簇的遗嘱呆呆的站着,自己恨过黎簇,但更恨自己,恨自己的无能,保护不了奶奶,也没能护得了苏万黎簇,自己不配黎簇的那声好哥。他想朝黎簇喊自己不需要这笔钱,他只想黎簇回来,他们的账还没算清呢!可是黎簇终究变成了一副黑白像,照片是苏万给的,那时的黎簇还只有十八岁,还是个中二小鬼,他们都还年少轻狂。

   他们没人通知吴邪,但在黎簇被推进火化炉之前,那个男人还是冲了进来,没人拦得住他,男人的眼睛通红,衣衫凌乱,哪里还有吴小佛爷的样子。

   吴邪抱起黎簇的尸体,跌跌撞撞的往外走,却被苏万拦住了。

  “放过他吧,吴邪,你放过他吧,鸭梨已经够苦的了,你放过他,让他安心的走吧”

   “他是我的!他这辈子,这个人都是我的!他死也只能躺在吴家的祖坟里!”吴邪疯狂的嘶吼着,他来的太晚了,他好像一直再迟到,无论是古潼京还是汪家,最后一次他彻底失去了挚爱。

   “这个给你”杨好递给吴邪一封信。

    “好哥…”苏万不赞同的叫了一声,却得到杨好的一个安抚的眼神。

     “这是黎簇丢在垃圾桶里的,没来的及处理,就被我们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 吴邪颤抖着双手打开,上面只有一句话,“吴邪,你等他十年,我等你一生。”

   “黎簇想葬在沙漠里…”杨好突然说道。

    “好,黎簇,我们去古潼京,我们回家了,黎簇…”吴邪痴痴的笑着看向怀里的小孩儿,轻轻的吻在了黎簇的脸上。

   黎簇曾经想等吴邪一生,只可惜他的一生太短,甚至不到十年。

   吴邪却说,我能等张起灵十年,也能等你一生,你的一生太短没关系,我来等你…

  

 
 

  

  

清醒的人最荒唐

   正午的阳光很好,晒得人暖洋洋的。

   下午和老不死的约个会吧,梁湾想着,但在那之前还有一件更艰苦的事。

    和外边的明媚不同,病房里床帘禁闭,暗沉沉的,只能看见床上轻微的凸起,寂静得仿佛坟墓。

    “小屁孩,该吃药了。”梁湾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点。

    床上的人动了动,沉默的拿起水杯,吃了药又睡了下去。“今天天气很好,要不要去晒晒太阳?”梁湾不带希望的问到,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,她叹了口气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   很久很久,才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,黎簇露出一点点脑袋,恐惧的望向天花板,声音颤抖的小声叫着“吴邪,吴邪…”

   “小孩儿,情况怎么样?”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儿,问着。

   “能怎么样,老样子呗,你们要是真关心他,就抓紧把吴邪叫来。”梁湾没好气的喊着。

    一时间,连黑瞎子也无话可说。吴邪在雨村很好,这是他们的共识,所以他们才费尽心思的瞒着黎簇的情况,吴邪到现在还以为黎簇在复读准备高考。而黎簇的恐惧症却越来越严重了。

  “吴邪来不了,只能拜托你了,梁医生。”黑瞎子只能留下这一句话。

   半晌儿,梁湾才重重的叹了口气。她突然想起那年沙漠里,少年的话,十八年的浑浑噩噩换来了一朝相逢,但再来一次,恐怕少年会选择另一种活法儿。一种浑浑噩噩但至少单纯的生活。

(一点报复社会的文字,在这场沙海里,只有糊涂的人才能活下去,清醒的人只能越陷越深,难以自拔。)

加一段话:你的心早就不会痛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我的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痛的那个人就会变成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说我害怕的时候可以想想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现在好怕好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为什么还不来带我回家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醒的人最荒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让我醒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荒唐的却只剩下我一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

妖孽(BE预警)

  胖子再次见到黎簇的时候想起了吴邪的那句话,那个孩子身体里有吴邪种下的妖魔。他看着眼前的黎簇,第无数次感慨吴邪做的孽,男孩眼里空荡荡的,偶尔的一瞥,偏执又疯狂。明明他的身后跟了很多人,但身影却孤独的仿佛孑然一身。胖子的生意很顺利,小孩几乎毫无保留的将利益让给了他。

  “小鸭梨啊,天真…”话还未说完,就看到面前冷淡的小孩抬眸看向他,风暴在他眼底聚集。

  “胖爷,今天这生意我一分钱不要,权当花钱买个清净,以后吴邪在我这里就是个死人。想做生意的就别提他的名字…”

  小孩离开的时候,背影被夕阳扯成长长的一线,像是有什么东西嘶吼着想要从影子里冲出来。

  天真啊,那孩子不像你。胖子见到吴邪的时候,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他是在往死里作啊,胖子感慨着。

   那天晚上吴邪看着雨村的天空看了很久,道上的规矩已经被这个孩子折腾的翻天覆地,很多人在看着他,想杀他的人更是数不胜数。所有人都说黎簇被吴小佛爷抛弃了,只有吴邪知道那个孩子长在自己的心尖上。

  第二天,连夜从雨村回到杭州的吴邪,收到了一封信,里面有黎簇的照片和一句话,再见。明明是没有署名的信件,吴邪的心却猛的一跳,好像失去了什么。

  吴邪派人去找了黎簇,和信件的发出地,出乎意料的是他们都在同一个地址,雨村。

  然而,信依旧在不断地寄过来,是不同时期的黎簇,从幼年稚嫩的模样,到少年时的青涩,和后来的默然偏执,唯一不变的是信里的那句话。

  不安终于在找到黎簇的时候达到了顶峰,小孩死了,张日山传来消息的时候,黎簇就在雨村的山上,周围都是蛇,吴邪曾经想过一个人怎样才能读完所有的费洛蒙,他现在知道了,小孩就躺在那儿,蛇群将他包围,墙上是折磨了他许久的两个字,再见。

  小孩恨他,吴邪心想,他背起黎簇,说对不起,我来晚了,黎簇我带你回家。

   苏万却说,黎簇爱吴邪,爱到不敢让体内的妖魔出现,而选择自尽。

  很多年后,道上依旧在流传着吴小佛爷的故事,故事里的小佛爷爱上了一个妖魔,惊艳绝伦,却早早离去。

(也许,黎簇就是吴邪的妖魔,吴邪在黎簇心里种下妖魔,却没发现,这个孩子成了自己的冤孽,心口的朱砂痣。)
  

到底什么时候写黎簇单箭头瓶邪的能不打邪簇ta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圈地自萌不行啊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要弃剧了,什么玩意儿,天天等着看沙海,结果一更新就扎心,这才38集,后头的16集小孩是被要搞死吗?卧槽,吴邪你个混蛋,那么大的个计划,非得欺负小孩吗。汪家那群汪汪,谁给你们的勇气,别说吴邪了,我都想炸死这群混蛋!听说后头杨好也会背叛,就突然对这部剧丧失了兴趣,看到现在除了黎簇,我现在看谁都是个混蛋了,现在看着一个比一个好,到最后小孩不还是孑然一身。合着整部剧里最甜的是沙漠线,我还觉得铜矿即发糖,现在我宁愿看少年黎簇之烦恼,也不想看吴邪复仇记了。

以上纯属个人发泄感情,不理智,没逻辑,就这样了。

回家了

  林木,男,十七岁,正面临着人生又一个考验,他爸已经把他丢在家里一个月了,存款耗尽,冰箱比他的脸都干净,而父母离异的他,饿的前胸贴后背,终于决定开展一个副业,偷钱包。

   恰好这天是情人节,街上熙熙攘攘,一对对的小情侣,下手再容易不过了。然而就算是林木也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,他盯上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。对方一个人站在街上,瘦削的身躯,带着帽子,口罩,一条腿有些瘸。是个再软不过的柿子了。

  林木就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手伸进了青年的口袋,然后被抓了个正着。林木带着尴尬的笑容,抬起头和青年对视,发现这个瘸子竟然长得相当不错,是学校里小女生会喜欢的类型,只是那双眼睛深不见底,有和年龄不符的沧桑。

  “你放手!”林木佯装镇定地低吼道。

   对方没有松手,反而用那双眼睛看着林木,静静地,却好像看清了林木的灵魂。

   一个小时后,林木坐在面摊儿前,还一脸懵逼,他偷钱包失败,没送公安局,还被请吃饭了?

“哎,你什么意思?”林木想了想,还是没憋住问了出来。

  “没什么意思,吃饭”青年说道,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。

  “那万一你要是图我什么呢,我一大好青年不就被你祸害了。”

  青年第一次抬起头,正眼看林木,“那你听我说个故事吧,我十七岁的时候和你一样,不思进取浑浑噩噩……”

  “然后你就瘸了,你该不会是想教育我吧,大叔”林木打断青年的话,嘲笑道。

  “然后我十八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,他改变了我的生命,同样我喜欢上了他,最后我们分开了”青年不带起伏的说道。

  林木本想嘲笑青年说故事的水平之低,但看到青年的眼睛的时候,愣住了,那里面的感情并不是他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孩子看得懂得。

   寂静持续了很久,直到青年站起身来,说道“吃饱了,就回去吧”然后转身离开,林木想问他他是谁,后来那个故事怎么了,却又说不出口了。

  林木就看着青年一瘸一拐的离开了面摊儿,自己也本想离开,但又有一个男人坐在了青年刚才的位子上。男人将自己捂得很严实,只露出一双熟悉的眼睛,林木正想着自己在哪儿见过这双眼睛,就听男人开口了,“我曾经有个喜欢的人,很喜欢,很喜欢,后来我为了他好,和他分手了,我再也不敢面对他,只好远远的守着他。”

  说完男人就离开了,朝着青年离开的方向走去,林木终于想起自己在哪儿看过那双眼睛,青年和男人的眼睛里的神情几乎一样,沧桑又执着。

  “去找他吧,他在等你。”林木不管不顾的冲着男人喊着,看着男人惊愕的眼睛,林木笑了,冲男人挥挥手朝着反方向走去。

   天空中有白絮飘下,下雪了,远处有情侣的兴奋的笑声,林木笑了笑,带上了帽子。

   在这个雪夜,迷路的孩子都该回家了。

 

十八

   (看到了一个太太说的黎簇就算没死,吴邪也得再划一刀,因为小孩心死了。)
    
     黎簇对梁湾说过自己的前十八年浑浑噩噩,遇到了吴邪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一无是处。可是在汪家的地牢里黎簇突然想对梁湾再说一次,自己不后悔遇到吴邪,但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绝不愿意再遇到吴邪,赔上自己的心了。

    汪家折磨了黎簇很久很久,用尽了酷刑,药物,黎簇依旧什么都没说,只是那双眼睛一天天的暗淡下去,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偶娃娃。汪家人终于觉得黎簇毫无价值,就把他丢在地牢的囚室里,连维持生命的食物,水也不再送去,任由他自生自灭。

   汪家消失的那天,吴邪疯狂地寻找黎簇,他翻了一间又一间的牢房,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被汪家折磨的不成样子的人,可他们都不是黎簇。直到最后一间,逼仄黑暗的小屋里,在角落的地上,他看到了黎簇,他心尖儿上的宝贝,就那么躺在地上,瘦骨嶙峋。曾经他喜爱的一切,都没了。男孩明亮的眼睛,白嫩的脸颊,让他又爱又恨的一切,都像是一场梦。

   胖子推了吴邪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跌跌撞撞的跪在黎簇身边,想带小孩离开,却不知道从何下手。黎簇躺在那儿,就好像一碰就会碎。吴邪只能不断说着‘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’

  黎簇昏迷了很久,长时间的酷刑和折磨消耗了他的健康。

  醒来的那天,所有人都在他的身边,苏万,杨好,黑爷……还有吴邪和一个不认识的人,黎簇看到那个人淡漠的眼睛,知道他就是张起灵,吴邪的小哥,他等了十年的人,他想带回家的人……泪水就那样猝不及防的流下,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只能看着眼泪无声的从黎簇暗淡的眼里流下。

  吴邪很想抱抱他,亲吻他,可是他不敢,他告诉自己等小孩情绪稳定了,就告诉他自己的心意。

 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黎簇的伤慢慢好起来了,可是依然一声不吭,无论是谁都无法让他说话,让他笑。医生的诊断是自闭症,吴邪当时就给了医生一拳,怎么可能呢,那个像小太阳一样的少年怎么可能会自闭。

  吴邪想把黎簇带回吴山居,可解雨臣联系了黎簇的母亲。在面对孩子的问题上每个母亲都是凶兽,她坚定的带黎簇回了云南,黎簇母亲的家。

  吴邪派人保护过黎簇,少年的眼睛在脱离自己后逐渐有了光彩,开始微笑。吴邪最终不得不承认,少年不需要自己了,他一直以为小孩会站在原地等自己转头,才发现小孩也是有心的,自己亲手将那颗炙热的心击碎,想拼回去,却拼不回去了。

  胖子发现吴邪的手臂上又多了一刀,比之前的十七刀都深,都狠。他问吴邪疼吗,吴邪摸了摸胸口告诉他,心口那刀更疼。

(我也很想写小甜饼的啊,但是就是心疼黎簇,吴邪是小孩的初恋啊,谁家的初恋上沙漠,下牢房的。沙海最后两人分道扬镳真不是个意外,吴邪一直在消耗小孩的感情。人都是有心的,伤的狠了,就再也不敢交出去了。有一个太太写的,小孩巴巴的把心送出去了,吴邪二话不说的给人砸了。谁受得了,再怎么后悔,也找不回来了?)

哈哈哈哈哈哈,吴老板这是什么情况,这cp设定那么带感的吗?

年下小狼狗和年上知心大姐姐的恋爱。

黎簇这信息素很高级了,吴老板是什么鬼,那么少女的吗?你们俩信息素是不是搞颠倒了,哈哈哈哈哈哈。

好好的悬疑剧,吴老板你这是见家长啊,这是什么真心告白。还骗小孩你死了,有本事34集别出来啊,欺骗小孩感情,大猪蹄子→_→。

秦叔叔可以了,说是34集还真是34集,但感觉戏份有点少啊。